IMG_0255

皮繩人看過來,2014台灣同志大遊行團隊集合訊息!

10570755716_63998b4b94_b

今年同志遊行的主題為「擁抱性/別‧認同差異」,BDSMer自然也不會缺席。今年除了皮繩愉虐邦之外,才剛創立的台大BDSM社也會與我們一起上街,發出自己的聲音!今年皮繩走的是「紅色」大隊,無論是盛裝打扮或低調出席,都希望所有的BDSMer能來一起同樂,讓社會看見我們的存在!

集合時間:2014/10/25(六) 下午12:45分

集合地點:捷運台大醫院站2號出口 (近常德街與台大醫院西址大樓)

集合標誌:皮繩愉虐邦的黑色布旗

註:集合完成後將一起前往凱道進行團體報到。(遊行報到時間為13:00-13:45)

45311_209477112517259_1746843299_n

鳳凰會 §38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38

脫未脫盡的女用黑色蕾絲內褲成了我下半身的束縛,我的屁眼被塞了跳蛋,我的屁股承受著麗絲女王一鞭一鞭一下一下一條一條的疼痛。是爽是痛,我的屁股翹得高,便吃得到鞭。臀位線一下降,女王便停手。我真的是賤奴,為了享受,維持著可笑的姿勢。

我的屁股紅通通熱乎乎,屁面散發熱氣。女王躺在我身邊。「我們來看看你準備了什麼道具?」

「蠟燭嗯哼。假屌嗯哼。乳夾,就先來用這個吧。」女王撈起了我的襯衫,掀起了我的內衣。女王的指尖觸摸到男人的乳頭,我竟然呻吟了起來。女王貼著我的背,雙手繞過我的身體,技巧熟練的讓乳夾上了我的乳頭。腫腫脹脹,悶悶沉沉。我整副身體摩擦起床褥。乳頭很爽,老二很爽。

閉上雙眼,享受著上下半身的快感。而眼幕前一片火熱。睜開眼,女王點起了蠟燭。「身體抬高,鋪條毛巾,等會才好收拾。」毛巾過了我的身體,觸感改變,牽動我乳頭上的夾子,還不及更加感受,我的背已經開始承受滴下的蠟。高高落下,滴上身體,像雨打在身上,有點舒服,滴滴答答。然後有滴很痛,很痛然後有點爽。我開口呻吟,女王雙腳跨著我的身體,女王坐在我火辣的臀上。我的背感覺火燒了上來。啊蠟燭與背的距離更近了。

女王移動了,接著我的胯間便感受到了跟背一樣的刺痛爽快。蠟滴在我的陰囊上,我的生殖器官像是燒了起來,真的是卵胞晷葩火。火熱連肛毛。

女王吹熄了蠟燭。「接下來呢。」我聽到了女王的話,一轉頭,便看見愛麗絲女王手晃著那根假屌。我特別買跟自己一樣尺寸的假屌,好在調教女奴時可以讓對方感受到前屄後肛被同個尺寸老二插入的感覺。但我沒有想過那根假屌要用在自己身上。我的眼睛裏閃著恐懼。我知道那根插進來身體會很痛。我內心掙扎著,腦袋想著該怎麼說話,才能讓自己免於被假屌幹。

「嗯凰女王說得好,每個男奴都應該準備一根跟自己老二一樣粗的假屌。咦?姊姊是說男奴還是男人?不曉得被幹如何幹人!」女王揮手,假屌打在我的身上,好痛。「你有被自己尺寸的老二幹過嗎?你知道你以前進入我身體時的滋味嗎?我覺得今天應該要讓你感受一下!」她提醒了從前,她羞辱了我,而我現在想得起的是進出她的身體,用盡力氣發洩精力。

愛麗絲女王將假屌穿戴在自己身上,她將我的雙腿掰得更開,可是黑色蕾絲內褲束縛了我的雙腿。假屌撐開了我的屁眼,然後一吋一吋進入。我咬緊牙,屁眼卻咬得更緊,每一吋都像是撕裂了身體。

愛麗絲一鼓作氣的全部幹入。她貼在我的背上,在我耳邊說話。「你有被女人幹過嗎?我是第一個幹你的女人嗎?」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能嗯嗯的默默點頭。「所以你被開苞了嗎?」

不,這不是我第一次被幹。在記憶遙遠的深處,我記得鳳女王也曾經幹過我,可是她是男人,至少那時候她還是個男人。我記不得有女人曾經幹過我。

沒陽具的在幹有陽具的,假老二正在肉體中揚威,真老二卻只能在空氣中擺盪。

她離開我的身體時,我鬆了一口氣,屁眼也鬆了。

我覺得好累。累得連求饒的力氣也沒有。我閉著眼睛,只想睡覺。

我聽見女王下了床,走進了浴室,然後蓮蓬頭灑水聲。她在盥洗吧,那我就睡一會。

門開了的聲音。我聽見了她在收拾東西。

黑色眼幕前,她蹲在床邊。

「你這個邪惡的化身!」我聽見的聲音不是愛麗絲的。我驚開雙眼,看見的竟然是凰女王。「還好我有叫愛麗絲注意,不然今天在這房間裡頭被調教的就是她了。被一個假主人調較多麼尷尬。認不清自己慾望的人是特別辛苦的。」凰女王上揚的嘴角,笑我。可是凰女王的笑靨,在不到一手肘距離的臉望臉,是我多麼盼望的。如今都被那個叫李軍忠的男人給佔據了!

凰女王,如果時間重來,我絕對不會讓李軍忠跟你在一塊。如果時間重來,在我們同事時,我一定會跟凰女王交往。可是時間不會重來,怎麼辦?凰女王已經跟李軍忠結婚了,我要不到她了。得不到的,就毀了吧。我的腦袋裏不斷地重複著得不到的就毀了吧。

 

§

45311_209477112517259_1746843299_n

鳳凰會 §37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37

她拉起我的手,一下子手銬就將自由的雙手扣住。在我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時,她風衣一脫,沒想到女王皮革就穿在裡頭,性感得令人發狂。「女⋯王⋯⋯」被推倒趴在床上的我,還無力反抗振作狂踹,已成為大字。銬在床墊腳柱的腳鐐,紮實的鎖住我的行動。

她踩著高跟鞋的腳步聲在整間房間裏迴盪。我的身體再次的背叛了,我感覺褲襠開始漲大。不,不應該變成這樣,人可以控制自己的思想,就應該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為什麼身體總是不聽話?

我感覺她的手指拎起我的西裝褲管,一手持著創傷剪便開了岔,我聽見穿在身上的褲子隨著她的手掌觸碰到我的小腿大腿一路而上,剪進了我的屁股。這件依著我的腰圍襠部雙腿線條訂做,雖然不是用極高級布料,但也不是便宜貨的西裝褲,開了。我的下半身每寸肌膚可以感覺到房間空調吹出來的風,冰凍凍涼颼颼的。我突然感覺腰被雙手環繞。她貼上了我的背。她的雙胸鼎,她的十根指。她解起了我的皮帶,我企圖抬起身體,好讓她容易抽出。

皮帶劃破空氣,爽亮打在我的屁股上,摩擦過不屬於我的這件女用內褲。蕾絲聲混著臀肉聲,我的老二鼎破了黑色蕾絲內褲了吧。「小壞蛋很想出來吧!」她持著皮帶摩過我胯下的卵蛋,陰囊的肌膚每寸都纖細得令我雙腿抖動。她拉下了我身上的內褲,解開束縛我的枷鎖。

我感覺冰涼,她的指尖滑過我的肛毛,我感覺黏稠,她的指尖,不!她塞了我準備的跳蛋到了我的臀內。

跳蛋在我身體內嗡嗡作響。「你準備了幾顆跳蛋啊?我們通通塞進去吧!」

我記得袋子裡頭有五顆?三顆?啊,我的括約肌,隨著跳蛋一圈一圈像是會呼吸般的。我不曉得體內到底有幾顆了,酥酥麻麻。

我的眼前垂著一條一條的黑色皮革,是散尾鞭。「想要嗎?」皮革滑過我的上半身,一到了裸露的下半身,我便敏感。「想要吧?」

「嗯⋯」

「沒回答?」

「嗯。」

「嗯什麼啊!想不想要。」

「要。」

「要什麼?」皮革一條條垂在我的陰囊之上。

「我想要你鞭我。」

「我是誰你是誰?」她話說完,鞭子紮紮實實打在我的腳底板上。我疼痛的弓起上半身拍打床鋪。還沒回答,她又響響亮亮地打下。

伴隨著弓身拍打床鋪聲中,我急喊著:「你是女王,我是奴隸!」

「你會說話啦!明明就會說奴隸語,為什麼不說?你現在是告訴我鳳女王跟凰女王都沒有教過你怎麼說話?是嗎?」愛麗絲女王不顧我已經抖動的雙腳板,給予教訓。

兩位女王哪裡教過我什麼奴隸語,那是什麼語言?我不會啊,我不會啊!我只能哀嚎,卻不敢說出我不會。深怕自己遭到愛麗絲女王更嚴厲的懲罰。

「請愛麗絲女王教訓賤奴!」請。愛。麗。絲。女。王。教。訓。賤。奴,每一個字結結實實的在我口中喊出。

「我已經在教訓你了!你欠教的奴隸。不常來覲見膜拜女王的奴隸遲早會忘記禮儀,忘記自己只是女王跟前的賤貨。」鞭尾垂在我的屁股上。「你想要我打在哪啊?」

「屁股。賤奴的屁股!」我用吼的,我不想要再被打腳底板了!

「那還不翹起你淫蕩的小屁股!」

 

§

軍犬

軍犬II – 7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期待能在收假回營前跟主人見面解下cb,於是我「懇請」主人在看到訊息或聽到留言時,不管多早能夠給通電話。躺回床上,靜靜等待,直到手機響起,連滾帶爬的跪在地板上接聽主人電話。

主人答應見面,於是我按著約定時間前往碰面地點。

黑行現身時,我才意識到「這個主人」並不高。講話的時候,我還需要低下頭。我雙眼看他時,他似乎察覺了我腦袋裡想的事情。「你是覺得我比你矮嗎?你跪著時不會比我高。」他酷酷肯定的說完便走在我前方一步遠的距離,我只能跟在後面走著。他不時的看著前方對我說話,把我活當成了他的隨身奴僕。

「你不服氣?你現在可是戴著cb,哪個男人會戴著這種東西!只有奴隸才會戴著主人給的貞操帶!」他說的讓我口啞無言。

他大赤赤的走進了旅館,我卻礙於兩個大男人上旅館休息,不想站的離他太近而被誤會。他從櫃臺取了鑰匙便向我走來,他這樣子不就讓大家都知道我是跟他來旅館休息的。

「進了房間,自己要知道自己的身分。」他叮嚀後便開門進房間去。

跟著比自己矮的黑行背後,關上門,便感覺到裡頭空調的寒冷。

「還不趕快脫衣服,發什麼呆?」對方還沒脫光,我倒脫光,這是第一次遇到。

腦袋裏正想著是不是該跪下像小說中描述的人型犬一樣時,他從背包中拿出手銬,將我拉到床沿,整個人成大字的銬在床上。他在我臉上方,冷冷酷酷的神情讓人不自覺的脊椎發涼。

蒙上眼睛後,雙腿之間有雙手在玩弄,小小殼裡的老二被困束的呻吟。

聽到了cb鎖頭被解開來的響亮聲,然後老二整副晾在空氣中的爽快感直撲而上。

我不想戴cb了!我的老二不想再回到cb裡頭了。

被黑行把玩老二。雖然我知道很多零號喜歡愛不釋手,可是這種主控權被剝奪還是讓人恐懼著他每個動作。老二好像被抹上肥皂,咕溜咕溜的被玩弄被清洗被擦拭。

被靜置在床上不知道多久,只聽得見黑行在房間裏走動,電視打開關閉,浴室馬桶螺旋水聲,蓮蓬頭灑落聲等等,開口問什麼時候要幫我解開手銬卻得不到他的回應。

忽然我的胯下像是來到冰天雪地,凍得我唉唉叫冷得我直發抖。

「好冰啊!」抖動四肢卻被床頭床尾銬住的手銬束縛。

等我聽見手銬解開的聲音,正準備伸手拉下眼罩。「我叫你動了沒!」

一直等到他收拾好行李,我才得到解下眼罩的許可。「眼罩拿下來,把衣服穿好。準備退房。」視線恢復,我卻看見雙腿之間的cb原封不動罩住我的老二。

軍犬

軍犬II – 6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又被痛醒。醒後就沒有辦法忽略疼痛感的入睡,於是爬起床打電話給主人。我想趕快跟他約見面解下cb。可是都是轉進語音信箱,看來是關機。也是,現在已經三更半夜,能醒著的人也是少數。

電話留了言後,開了電腦,打算在俱樂部網站上面再寄一封信給主人。才登入,便有彈跳視窗。「黑行主人要求你使用網路奴禮!本帳號將於一分鐘後進行奴禮設定。」這是什麼?什麼是網路奴禮?「此次登入位置為私人住宅?是/否。」按下「是」,接著被要求電腦視訊鏡頭打開來,按著指示打開。「在鏡頭前赤身裸體跪著以方便電腦設定。」這是什麼啊?想要關掉卻又關不掉。一分鐘之內,我竟然被踢出了已經登入的帳號。

重新登入,又是網路奴禮設定。

如果沒有設定,帳號完全無法動彈,很快就被踢出網站。我認了,這真是麻煩的事情,我打了赤膊後跪在電腦前,以為就能進入下個步驟,可是卻被警告此帳號已經錯誤過多,下次將被鎖住帳號。莫非真的有人在電腦的另外一端監視著,我沒有脫光,就不讓我繼續。生氣的脫掉內褲,跪回鏡頭前,就神奇地通過了。

「黑行主人要求你登入俱樂部網站使用奴禮。」

彈跳出來的視窗,黑的讓我幾乎抓狂。難道以後登入俱樂部網站就要這樣子?腦袋這麼想著,胯下忽然傳來疼痛感,老二在殼裡漲大。光著屁股跪著登入,我竟然就這樣興奮了。

忍著疼痛拘謹感,寫了一封信給主人。希望能趕緊跟主人約見面,解下折磨人的男性貞操帶。

軍犬

軍犬II – 5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如果你想解下cb休息一下,就來找我吧!」

主人撂下這句話便掛了電話,留下心神不寧的我。汗流浹背,碩大水滴從額頭滑落,十分陽剛。汗水一路下滑,cb殼裡似乎有了霧氣。男性受虐的極致陽剛正映在鏡子裡頭,我深深著迷崇拜著。

我的確很想解下cb,可是我還是沒有做好見主人的準備。在另個人面前捨棄男人的尊嚴,做一條狗的心理建設。

才想到這,電話又響了,讓我急忙著回過神正姿跪好,以為是主人。

是雷啟,算是炮友的人。我們在網路上認識,原本只是以為一次肉體發洩後各不相干,但約了兩三次後,覺得體位合得來就成了炮友。 雷啟還滿MAN的,但上了床就是會翹起屁股給我幹。 這是我喜歡他的地方,幹一個很MAN的男人,總能帶給我成就感。他的來電嚇著了我。我放鬆的躺在木頭地板上,和他聊起電話。他約我吃飯,原本想拒絕的,畢竟吃飯只是藉口,真正目的是為了之後的上床打炮。可是我現在雙腿之間掛著cb6000s,連勃起都不能,怎麼可能幹人!我可是純TOP,要我被人幹屁眼那是不可能的,況且現在老二上面還有cb,我更是不可能脫褲子讓任何人窺見。

席間,我注意著雷啟吃東西的模樣。嘴唇上跟著蠕動的小鬍子宛如跪在我面前替我口交時模樣,想到這,困在cb裡頭的老二便傳來了疼痛。雷啟在吃飯和飯後散步間的明示暗示,我不是不知道,他很想要,我也是。只是我不行,我不能。

他愈要勾起我的性慾,我愈感覺胯下的痛楚。

趁著空檔,手握著整個胯下,像是安撫,希望不要再疼痛了。

「要去你家還是我家?」雷啟開了口。

「啊⋯⋯我明天還有事⋯⋯」我說了個理由,希望他知難而退。我一開始在電話裡頭就已經說了今天只能單純吃飯,什麼都不能做,他就是不相信。

他有些失落的踏進捷運站,而我卻有解脫的感覺。

軍犬

軍犬II – 4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放假回家,在自己家裡客廳的大面鏡子前脫得精光,僅剩下主人賜予的cb6000s。這個折磨人的小東西已經讓我兩三天不得好眠了。我真是犯賤,才會想要戴上這個限制男人勃起的道具。我一定是鬼迷心竅了,才會好好的男人不當,想去當狗。

「軍犬」,我一定是著了這個犬名的道,才會以為自己也可以成為一隻軍犬,才會動起找主人的念頭,才會戴上顏面盡失的男性貞操帶。

抓著胯下的鎖頭,上下搓動,它依然安穩的掛著,沒有鬆脫的跡象。

電話一響,驚嚇了我。是主人!

接起電話。「⋯⋯主⋯⋯人⋯⋯」我顫抖地說。

電話開頭便是告知主人,現在我的身分與處境。他現在電話這頭的人不是人,而是主人的奴隸、主人的軍犬。「你現在什麼姿勢什麼服裝?」

「幼犬現在脫光跪著,身上只有主人的cb6000s。」我就算是說謊沒有真的裸體跪著,他又怎麼知道呢!這不過是場遊戲,他竟然引我如此認真。鏡子裡的男人,雙腿間掛著貞操帶,跪在地板上,十分下賤。

「還習慣嗎?」

「嗯⋯⋯不是很習慣⋯⋯每天早上都被痛醒。主人,可以不要戴嗎?」

「幼犬就是該被剝奪性的自由。如果你不戴著cb,怎麼能夠提醒你自己的身分呢!」

「男人戴cb實在是太不合常理了!」

「男人?你在主人面前是狗還是男人嗎?」

「⋯⋯」

「不敢回答?」

「⋯⋯沒有⋯⋯我⋯⋯只是覺得⋯⋯」

「『我』?狗只要用了『我』這個主詞就會開始作怪!」

「⋯⋯沒有⋯⋯」

「沒有?你是覺得你身為TOP的自尊受到威脅了吧!」他一舉戳進我心裏。「捨棄你的性角色,才能來到我的世界當一條軍犬。」

軍犬

軍犬II – 3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戴著cb踏進營區,一切都不一樣了。雄赳赳氣昂昂走動的男人們,沒有人知道在我這副男體迷彩褲底下戴著主人恩賜之物,從此以後我脫離自由勃起褲襠的行列。

回到寢室換運動服藏好手機,螢幕上顯示著主人最新下達的命令「每天剪掉一條平口內褲剪完為止」。頭皮發麻,僅穿條aB內褲坐在床沿,這不是什麼太難執行的任務,只是心顫抖上層涼意,真的有被控制的感覺。

剛披上外衣,同寢的人事官小呂便開了門進來,我急忙的將正面轉進朝向置物櫃,現在戴了cb的褲襠這麼明顯。

他經過我後方,摸了我屁股一把。「訓練,屁股很翹噢!穿這麼性感的內褲要去勾引誰!」

「幹嘛亂摸!」我撥開他的手。

見他的手往我前面那包伸,我便反擊直接攻擊他的胯下。「好啦好啦我認輸了啦!學長我認輸!」他夾緊雙腿雙手護襠的被我壓在地下猛攻。

「學長,我認輸了,不要再戳了!」我用力拍打了一下他的屁股以示警告。

趁著小呂背對我的時候,趕緊將運動褲套上,免得被發現異狀。

雖然在網路上看過戴了cb要蹲/坐著尿尿的文章,但總覺得站著小便練習一下應該就可以了。軍官浴廁小便斗前灑花般地濺滿褲襠。「幹!」在洗手臺前,勺水清洗褲襠。「馬眼對準開口應該是沒問題的啊!」心裏嘟咕著。

這個晚上,我都練習著如何站著尿尿。

 

在小呂入睡後,我才把小燈關上,脫去長褲爬進被窩。床上躺平,雙手忍不住的往褲襠裏摸。我記得網路上一堆提到睡眠中因為夜勃晨勃而痛醒的cb文,隔著殻子摸著小老弟,希望它能夠乖一點,不要讓我太痛苦。

部隊起床以前,安穩睡在被窩裡的我忽然因為雙腿間的異狀疼痛醒來。

明知道會來的痛楚,只是沒想到會痛到無法繼續睡覺, 皺緊眉頭, 輾轉難眠。浴室裡頭,看見自己的老二被關在小小的cb6000s裏頭,擠壓得變形,洗臉臺鏡子清楚地照著我痛苦的表情。一個大屌TOP哥也有今天啊!

FB

軍犬II – 2

◎夏慕聰
轉載需標明作者、原連載網站及鏈結網址

離開旅館,準備搭車回營,車站前迎面而來是昔日對我照顧有加的學長。名字只差一個字的原故,他說我很像他另外一個弟弟。「叫你的名字,好像在叫你軍犬噢!」我到旅部報到時,正是他決定要不要再簽下去的時候。他身旁跟著交往多年的女友,他們背後一步遠的地方還有一位可愛弟。寒喧、聊聊近況、更新電話後望著他們離去,那位可愛弟還回頭,看來我們的雷達都掃到對方。我原來以為學長是gay的,但我後來知道他不是。望著學長離去背影,渾厚臀部依舊。同寢室時,學長不穿內褲的男子漢形象,讓人著迷,不過我是對迷彩褲底下的屁股有興趣。

色心一起,雙腿之間立刻有了異狀。痛,奇痛無比。

我在旁邊椅子上稍坐一會。是的,胯下戴著的cb正折磨著我、提醒著我。

剛剛在旅館房間裡頭,寄出照片的瞬間,汗水淋漓。戴著cb洗澡,老二連摸都不能摸,真是格外殘忍,雙腿抹滿肥皂多希望cb因此滑落,可是卻穩穩地掛著。

坐在床沿將頭髮吹乾,手機便響起,是寄cb來的他。

「喂。」我清好嗓子回應。

「我看到照片了。」

「嗯……」尷尬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戴上我寄給你的cb,就表示我跟你的地位是不一樣的。」

「嗯……」地位?所以是?

「嗯什麼嗯,不會回答是不是啊。」

「是……」

「你現在是什麼姿勢跟我說話?」

「什麼意思?」

「你現在坐在椅子上?」

「不是。我坐在床上。」

「『我』是誰?你是人還是狗?」

「……」語塞。

「不會回答啊?你找我是為了什麼?」

「……當……軍……犬……」

「那你是人還是狗?」

我要回答什麼?狗嗎?「……狗……」吞沒口水回答。

「狗還會坐在床上跟主人說話嗎?你給我跪在地板上說話!」

我驚慌失措的連忙跪在地板上,依命令將手機轉為擴音。四隻跪趴在地上,頭靠著手機,視線在雙腿之間,我看著透明cb殼內擠壓變形的老二。

現在坐在路邊的我正努力的等著疼痛過去。

「皮繩愉虐」四個字是「BDSM」的中文轉譯,而「皮繩愉虐邦」希望自己是一個可見的、運動的、發聲的BDSM社團。對於BDSM的愛好者與實踐者,這裡能夠互相交流經驗,提供資訊、技術、法律、甚至醫藥等相關諮詢服務,也舉辦讓廣大愉虐份子們都可以參與的活動。